Search

夜末班

又一次搭上了夜末班。 

带着睡意,和前几次一样。

朦胧而又奇妙。   

延街的暖黄灯光以及参差的树影

以一种我熟悉的方式在车内制造着迷幻的光影,总让我以为这是开往旧时光的神奇巴士。

而耳机倾泄出缓慢而又忧伤的蓝调, 

看着满车木然而又沉默的人, 

思绪开始漫游,

莫明的就想起了雷光夏的那首像老电影一般的歌 ―驶向城市边缘的电车  

…或许我亦像那些疲惫而又盲目的人群  

任由夜末班, 

去向城市的尽头。 

Recent Posts

See All

宿命

纽约下雪了, 刹那间大地被白色铺满。 而我家楼下的那颗小树并不知情。 它在门口被冰雹无情的殴打, 身上还挂着青又黄的小树叶, 显得是无辜又可怜, 多想把它邀进家里, 给它一杯热奶茶。 然而它只能站在寒冷分风雪里, 它说,那是它的宿命。

4:32分的清醒

辗转反侧一个多梦的夜 梦里有许多生物细胞 仿佛上了发条一样的 在我的脑海里游动着 一不留神 一个喷嚏 便从充满细胞的海洋里 跌落到了黑夜的真实里 想来生活也不过如此 不过成千上万更复杂的细胞 涌动在这难以预测的浩瀚宇宙中 而所有的生命也不过是上了发条的 上帝的玩物。

正欲抛弃的影子

在街上,被陌生人叫唤住 她说 hello 我没有搭理,埋着头 继续往前走 见我没有搭理, 她便随了上来,在我耳边大叫 Hello! 我疑惑的停下 她说你的影子掉了! 然后把刚才拾起的影子塞进我的手里。 然而她不知 这是我蓄意要扔掉的啊。 但她是出于善意, 虽然我不喜欢这过于热心的善意。

© 2019 by  Xinye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