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纽约随记

坐在去往Providence的小火车上,断断续续的醒醒睡睡。

每隔一会儿,醒来就看见窗外的景色变了又变,太阳一会在枝头上一会在屋顶上。再等一会睁开眼,已然染红了水面又悄悄的落入水中。

最后光线慢慢微弱下去。渐渐的那些粉粉紫紫的云朵也消失了。

看着这些以往在普罗维登斯就已经习以为常的美好景色,现在突然觉得很感慨。

自从搬去了纽约那些敏感的感觉就变得弥足珍贵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好多年以前自己写过的一篇在飞机上看日落的随笔。

那时候对于颜色还是充满敬畏感的,格外的珍惜一闪即过的情绪。

是从什么时候起突然就变得麻木起来了呢?

不再能够那样坦率。也不再能够那样敏感。

甚至也放弃了写作和记录。

有时候做梦还是会回到小时候,回到那些很青涩的时光里。

然后梦里做了与现实截然不同的决定。

醒来躺在床上思考良久,

才意识到自己早已远离那些时刻。

青春那么的短。和天边那些粉粉的云朵一样,

在下一秒的眨眼中就已经消逝。

焦虑的夜晚已经在火车的车窗外悄悄占领了那些飞速闪过的村庄

而我已然步入了成年期。

一切都在飞速的撤离,世界变得躁动有嘈杂。

儿时那些单纯安静的时光已经一去不返

但我依然还是期待活的像个孩子。

嗯,像个孩子。

Recent Posts

See All

纽约下雪了, 刹那间大地被白色铺满。 而我家楼下的那颗小树并不知情。 它在门口被冰雹无情的殴打, 身上还挂着青又黄的小树叶, 显得是无辜又可怜, 多想把它邀进家里, 给它一杯热奶茶。 然而它只能站在寒冷分风雪里, 它说,那是它的宿命。

辗转反侧一个多梦的夜 梦里有许多生物细胞 仿佛上了发条一样的 在我的脑海里游动着 一不留神 一个喷嚏 便从充满细胞的海洋里 跌落到了黑夜的真实里 想来生活也不过如此 不过成千上万更复杂的细胞 涌动在这难以预测的浩瀚宇宙中 而所有的生命也不过是上了发条的 上帝的玩物。

在街上,被陌生人叫唤住 她说 hello 我没有搭理,埋着头 继续往前走 见我没有搭理, 她便随了上来,在我耳边大叫 Hello! 我疑惑的停下 她说你的影子掉了! 然后把刚才拾起的影子塞进我的手里。 然而她不知 这是我蓄意要扔掉的啊。 但她是出于善意, 虽然我不喜欢这过于热心的善意。